英四 C江亦婷 Saint Mary-of-the-Woods Collage 2012WINTER交換學生

旅行,不僅能讓人拓展國際視野、認識世界、體驗各國文化差異,而在旅行中接受各種無法預測的挑戰並征服它們,不僅能讓一個人成長茁壯,亦能真正的認識自己。我一值都很同意這一句話:一個人認識世界多少,他/她就更了解自己多少。在出國前,我就不斷的跟自己這麼鼓勵著。而就在今年 2012年初,藉由靜宜大學所提供的管道和家人的金錢支援,我終於有這個機會可以出國到美國當交換學生一學期。我就這麼帶著感恩的心、朋友們的祝福和家人們的不捨,獨自背著十幾公斤的後背包,手裡拖著二十幾公斤的行李箱,那有份量的畫面彷彿就像是,我企圖把整個台灣打包帶走跟我一起勇闖美國。

離別永遠都是我人生中最不想面對的情境,所以面對朋友們送機時淚流滿面的不捨,我則是選擇了收起那份脆弱,揮揮衣袖的我,不帶走任何一片雲彩,笑著臉地跟他們說著半年後見,隨即帶點氣魄地、頭也不回地踏入登機門。其實,我並不是沒血、沒淚、沒感情的冷血動物,而是我內心的不捨早已被席捲而來那股莫名的興奮感取代,迫不及待的想接受挑戰旅途中各種正常、不正常的突發狀況。

很幸運的我,順利的抵達美國,沒有遇到傳說中會刁難人的美國海關也沒有遺失裝滿家當的行李。而在地占百頃、千頃、萬頃宛如一個巨型迷宮的 LAX機場裡,也遇見好心的地勤工作人員,直接帶領我去 check-in櫃檯處理所有轉機所需的機票,讓我省去排入那條蜿蜒的登機人潮隊伍。而就在將近二十四小時的登機與轉機後,渾渾噩噩的我終於抵達了位於美國中部印第安那州的聖瑪利森林女子學院。一到了校區裡的 Lefer宿舍,簡單的 unpack行李後,隨即因時差問題和旅途遙遠等等因素,終於有機會體驗到人生中第一次三秒入睡的真功夫。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在補眠過後,一張開我的眼睛,一片白雪白的森林,就在我的前方。依然睡眼惺忪的我,走向了窗戶邊,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這種景色,竟然不是出現在電影裡或是宏化故事裡;因為,台灣位於副熱帶區,天氣氣溫偏高,不太可能有機會出現這片白雪森林。再加上,這也是我第一次看見下雪和積雪;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下雪時的低溫寒冷,但心頭卻是被這片景色烘的暖暖地。我就這麼站在窗戶旁望了這片景色,突然一陣冷風吹來,才把我從想像的童話同化故事畫面,抓回了現實生活中。是的,這不是在夢裡,我已經飛到了美國,向我的目標跨前了一大步。我的美國讀書夢,就將要在這片寧靜森林、清幽環境還有著清新空氣的美國校園裡一步一腳印地實現。

喔對了,在去美國前,因為看了太多的美國影集,導致我對美國人的刻板印象偏向負面的想像。尤其是那些出現在電影裡,那些金髮尤物們,各各身材姣好、姿態甚高、談吐犀利且講求利益的高度社交化的女人們,是我最害怕面對了人類類型。而我那群益友更是在我出國前,一直"叮嚀著我小心不要被校園霸凌、食物千萬不要離開自己的視線,以免被加料等等之類的愛的小提醒,讓我對於和美國人做朋友的衝勁越來越低迷且害怕;帶著這股忐忑的心情,終於在 Indianapolis機場時,第一次正式的和美國人有了聊天、交朋友的機會;那就是和來 pick-up我的人搏感情!然而,那兩位人負責的人都非常好相處,而且很擔心我會不會太累、肚子會不會餓,還先帶我去購買一些日常所需用品。就因為這樣熱心且親切的態度,讓我對美國人的刻板印像有了些許的扭轉。

俗話說的好,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尤其是身處異地、異鄉、異國的我更是能體會這句話的重要性。在美國的短短幾個月,想要找到合得來且真心的朋友們算是一件頗具挑戰性的事。而且我覺得美國人跟台灣人的交友方式和習慣不一樣,一剛開始到那邊還滿不習慣的。以打招呼為例來說,在美國,只要是人跟人錯身,不管對方是認識或不認識,他們都會人很好的、很開心的跟你打聲招呼問你:How are you? 或是要離開時,都會很有禮貌的說: Ill see you later。再台灣,大概只會在路上向認識的人打招呼。所以一開始在美國,我都會認真的以為那些美國人他們想和我做朋友。但其實不然,套一句我聽過的話:Theyre just want to be nice。這樣的差別,真是讓我沮喪了一陣子,不過漸漸的,真的很幸運的我,也結交到了一群好姊妹。她們會開車到我們出去吃東西、去買東西、去參加 party。她們還說要在我回美國前,幫我完成一件在美國最想要做的事。

了想,我想要刺青! 說到刺青,這又是一件文化差異的例子了; 在美國,刺青是一件很普遍的事,刺青是可以用來紀念一件事或是懷念一個人,甚至是將自己所深信的一股信念、信仰用文墨做永久紀念;從此刻起那股信念與信仰也將它深深烙印在心頭上。相反的,台灣傳統社會裡,一談到刺青,大部分的人都會直接聯想到刺龍刺虎的黑社會人士或是一些較負面且偏激的刻板印象,刺青就是代表這個人的人品性格有待審核。而我一值以來我認為,刺青是一件很慎重的事,所以我想要找一件值得紀念一輩子的信念,刺在身上,永不忘懷。就這樣,朋友們和我,一起去了刺青店,其中一個朋友和我兩個人,就在那天一起把我們各自心中的信仰用圖像、用文字將其實體化,這個刺青也讓我們的友誼有了更深、更深的連結。能認識到他們且當好朋友,真的是我這趟旅行,最最值得的一件事了。

在交換的期間,另一件值得分享的事就是,美國學校的課程和上課風氣。在台灣時,就有聽說此間學校以其馬著名,而我又因屬馬,特別喜歡馬兒,因而下定決心,一定要修這一堂課。上了這堂課,除了學到一些基本的技術以外,也真正認識到馬兒。其實,馬是一種敏感且有靈性的動物,牠們可以感受到騎士對牠們的喜愛、憤怒,甚至是騎士內心的恐懼,也會被馬兒感受到而因此不安亦或卻步。這件事在我摔馬後的那幾堂課特別有感觸。我的馬兒是匹名為 Taylor的棕色女馬兒,精力旺盛但有時又有點懶散。在摔馬後,Taylor知道自己做錯事,牠的眼神透露出無辜。事後的幾堂課,我的內心有些許恐懼,Taylor感受到我的害怕,也不太敢跑。在指導老師的輔導和自我心情的調適,我終於克服了恐懼,也和 Taylor有了默契且對彼此都有信心了。經過這一摔,我又學到了一句: Once youfall, you become a real rider。這下子,我不但是 real rider更是老師心中那位 natural rider了。其實,這一摔,還滿值得的!

在美國學校交換的時間為五個月,五個月的時間一轉眼就過了。在體驗過美國學校生活後,去體驗一個人自助旅行,也是我的夢想之一。於是,學期結束後,偕同朋友,我們一起拜訪了藝術氣息濃厚的芝加哥、萬惡之城的拉斯維加斯、金門城市的舊金山,體驗所謂的背包客旅行,從訂 hostel, 訂機票等等事務,一切都是自己打理。因為沒有像旅行社那種確定的行程,我們的行程可以說是非常的順其自然。當然,這也包含迷路。迷路可以說是一種未知,但是接受那種未知所帶來的驚喜,便可享受在旅途中各種的意想不到,這更是我最喜歡的部分。

因此,跟朋友在舊金山分道揚鑣之後,我一人便決定前往以天使之城而著名的洛杉磯,來為此美國行化畫下完美的句點。在洛杉磯探險的那幾天,我刻意放慢自己的腳步,不要讓自己成為真正的觀光客,盲目地為了趕行程而錯過了感受當地風俗民情的機會。這才讓我有機會可以在downtown,巧遇並參與當地民族所辦的慶典。而在Hollywood,雖然差點被黑人圍毆,但後來化險為夷,與那位黑人朋友聊上了好一陣子。最享受的是,在 Santa Monica時,我悠閒輕鬆的在餐廳提供的 outdoor seat一邊享受大餐,一邊聆聽路邊的街頭藝術表演者帶來的音樂。還有,在Venice Beach,我認識了在當地工作的美國朋友,在他的建議下,我租了台腳踏車,和他一起閒逛,在他的協助下,我又更深一層地認識和了解當地的文化及民情。

總之,這一趟短期的交換學生之旅,讓我深深的體會到世界之大、無其不有,唯有調整自己的心態和保持一顆尊重且包容的心,才能體驗到文化的不同、並享受到其不同所帶來的震撼,而在從震撼中在一次的認識自己! 

創作者介紹

Bridge to the World 橋接寰宇!!!

oia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